码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码垛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螺纹钢铁矿石价格走势近期或将分道扬镳膜复合机

发布时间:2020-10-18 16:32:47 阅读: 来源:码垛机厂家

螺纹钢基本面没那么悲观

需求仍有增长空间

建筑用钢主要消耗基于两类下游需求,一是房地产,二是基础设施建设。用建筑安装工程规模来代表建筑用钢需求,最为合适。因为这一指标,包含了国内各种类型的建筑项目。

房地产投资数据显示,一方面房地产投资额在2015年8—12月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同比下滑,而2016年1—5月单月投资额同比均创出历史新高。

此外,建筑安装工程投资数据显示,投资额始终保持同比正增长的态势。2016年1—5月的单月投资额均创历史同期最高水平。不过,综合1—5的数据来看,2016年较2015年的同比增幅在减缓,已经降至10.8%。

房地产、建筑安装工程投资数据表明,建筑用钢的潜在需求是有保障的,而且6月处于房地产及整个建筑安装工程的传统季节性强势周期。

上述数据是需求之表象,资金才是推动真实需求的关键所在。这与经济学上对于需求的定义是相关的:一是要有需求,二是要有对应的支付能力。

房地产、建筑安装工程的投资需求,背后的驱动因素与财政、货币政策相关联,具体涉及财政收支规模、社会新增融资规模变化幅度。

截至5月的财政收支数据清晰地反映出积极财政政策正在发挥建设性作用。而且通过一季度扩张性措施的带动,月度财政收入规模创造出近几年历史同期的最佳同比增幅。

央行数据显示,5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6599亿元,比去年同期少5798亿元。笔者将近五年1—5月的数据加以综合发现,即便2016年5月新增社会融资规模极低,2016年1—4月增加的社会融资规模也比2015年1—5月新增的要多。另外,2016年1—5月社会融资规模同比15.36的增幅,结束了此前连续两年同比萎缩的颓势。

结合建筑安装工程以及包括房地产项目释放的建筑钢材需求,可以这样理解:虽然单独依靠固定资产投资拉动的增长模式长期来看存在持续性问题,但是从近期的数据来看,建筑钢材,包括螺纹钢,释放需求的能力,是不存在问题的,而且是较历史同期有所增长的。

另外,由于财政收入的连续改善,后续积极财政政策潜在调控空间有一定前提保障。财政投入、社会融资季节性惯性在6月都会迎来年内高峰。整体来说,螺纹钢的需求没有问题,同比有一定增长空间。

部分产能释放困难

要等待螺纹钢市场5月的统计数据出来,恐怕要到下个月。因此,笔者先将历年1—4月、1—5月的螺纹钢累计产量分别作图。可以发现:2016年1—4月螺纹钢产量同比是减少的;2016年5月螺纹钢同比产量想增长,要超过1968万吨。

六年来,螺纹钢单月最高产量是1904万吨,出现在2014年6月。对比彼时的峰值,会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生产成本不能支撑产能释放。笔者与钢铁圈的朋友们系统梳理了建筑钢材的生产线类型,其中5000余万吨调坯轧材产能不能维系生产。类似产能在不包含物流费用的成本计算中,都面临成本价与市场价倒挂的困局。这些产能折合月产量约400余万吨。

各方库存皆处低位

结合螺纹钢产能释放、成本因素,初步的判断是:2016年1—5月螺纹钢累计产量依旧是同比减少的。考虑到2016年钢材出口旺盛态势延续以及前两季度需求良好,实际上,很难给螺纹钢市场扣上供过于求“压力大”的帽子。

螺纹钢消费季节性规律里,农历5月对应着建筑钢材区域性消费淡季,但与之对应的阳历6月却是投资旺季。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投资转化为需求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确认的投资,最终还是会释放出来。

目前,厂家、贸易商、用户库存皆低,那产量去了哪里?答案很明显,一是去了工地项目,二是去了海外市场。

市面上有“一涨价就缺库存、一跌价就显库存”的说法,实际情况是这样的:库存分为厂库存、在途库存、商贸库存和终端库存,涨价时,下游终端用户集中采购,厂商库存减少,此时钢厂库存转移给商贸、商贸库存转移给下游用户;而跌价时,下游采购分散零星,厂商库存增加。这里所说的跌价库存多,其实是个相对概念,因为按照近三年的操作思路,厂商库存始终处于偏低水平。这也是为何下游需求稍有起色,马上就会供不应求的原因。

就螺纹钢供需格局来看,即便在信心如此脆弱的6月、需求淡季的农历5月,市场也完成了1900元/吨到2200元/吨的反弹。在这一过程中,资本参与是一方面,基本面才是根本。

铁矿石供过于求现象突出

铁矿石供给计算公式是:进口量+原矿折合量=当月进口量+当月原矿产量/3。铁矿石需求计算公式是:铁矿石需求量=粗钢产量×0.95×1.6。按照上述公式测算,目前铁矿石供需平衡表始终倾斜向供给一端,供过于求现象突出。

进口矿石涌入国内

铁矿石供给分内矿和外矿两部分,而决定供给的要素是市场销售价格。价格维持,矿石供给量就不会减少,除非矛盾积累到极致,进而导致价格崩塌。

2016年截至目前为止,外矿的产量、往中国的发货量均处在历史高位,说明目前的价格对国外矿山而言,是十分惬意的。滞后的矿山财务报表也会印证矿山利润丰厚的结论。

矿石在国内钢材价格暴涨暴跌并回到原点时,年内反而获得了近15美元/吨的涨幅。在价格提振下,撇除本币贬值问题,生产也有超过30%的稳定增量。

外矿成本相对低廉,即便在中国市场铁矿石价格出现回落的局面下,其产量也不会下滑。外矿利用成本优势,趁机挤压竞争对手,扩展市场份额,确保产能充分释放以及均摊成本。

预计铁矿石进口量将在下半年迎来惯性的强势周期。届时,供给端压力会进一步显现。

内矿方面,截至4月底,国内铁矿石行业利润恢复较为稳定。不过,4、5月铁矿石的市场价格却出现了较为诡异的变化,那就是国内矿石售价回落至400元/吨以内,而部分进口矿石价格始终坚挺在50美元/吨以上。虽然内外价差收窄,但外矿凭借品质优势,仍受到青睐。而这,挤压了一定的内矿供给。

内矿供给受价格波动的影响更大。同时,环保措施的推进,一定程度上也影响国内低品位矿石的采集。但就矿石的整体供给而言,结合现有主要矿山的产能储备,铁矿石不会出现实质性供给不足的情况。

用钢行业利润尚可

前文分析了建筑钢材的实际需求,可以这样理解,房地产及基建项目释放的建筑用钢需求尚可,但与之对应的1—6月建筑用钢供给,同比相对不足。这一点转化为铁矿石需求,属于利空因素。

再来看钢材下游的需求情况。我们选取扁平材类主要下游金属制品、通用设备制造、专用设备制造、汽车制造、运输设备制造、电气机械制造等行业的数据进行分析,最终将结论概括为:利润尚可,并有一定增量。

下游需求带来的最直接表现为:其一,钢铁行业去库存趋势明显,虽然在2016年4月钢铁行业存货略有抬头,但是对比2015年同期,存货额度减少1000余亿元;其二,下游行业的存货(即钢铁制品及其产成品)在3、4月均有攀升趋势,换言之,钢铁的下游产品库存增加,给钢材消费带来一定压力;其三,资产质量略有改善,但4月之后向好趋势不明显,最典型的问题是应收账款重拾升势。

用钢行业需求旺季将延续至6月底,随后,需求阶段性下滑。不过,需要注意,下半年有传统季节性需求因素待释放。

钢厂生产相对谨慎

以上分析了铁矿石需求下游之下游的情况,再看铁矿石直接下游的表现。这里不得不提一组悖论:粗钢、钢材产量同比较大幅度增长,价格相较2015年也有所上涨,全行业营收规模却全面萎缩。数据的有效性上,笔者更倾向于信任财务类型的数据,产量数据与财务类数据比较,还是粗糙一些。按照这个思路,就可以解释为何一季度钢价可以暴涨。从2016年1—4月建筑用钢下游(房地产、基建项目)和板卷类钢材下游(金属制品、通用设备制造、专用设备制造、汽车制造、运输设备制造、电气机械制造)的需求来看,钢价是有理由恢复性上涨的。

相对于钢材下游行业的积极表现,2016年上半年,钢铁行业自身的表现是相对谨慎的。也就是说,钢铁行业利用下游的消费旺盛,在很好地完成了一轮去库存的同时,谨慎地选择了相对控制、收缩产量的策略。

从资金、现货供需、下游行业现状以及国家政策取向来看,钢铁产量的收缩还将持续。这对铁矿石需求而言,是长期较为不利的核心因素。

铁矿石卖出压力高过螺纹钢

相对系统地梳理了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实施现状以及铁矿石供给、钢铁生产、钢材下游消费的现状和发展趋势后,笔者强调一下自己的逻辑:货币供应决定项目落地,催生钢材下游行业订单需求,而行业利润决定产能释放规模及持续性,钢铁行业的需求受下游左右,而铁矿石的需求取决于钢铁行业的生产变化。

不难发现,虽然货币政策略受汇率因素压制,但是积极财政政策与其他融资途径的拓展,为下游行业提供了需求释放的途径,用钢行业相对良好的营收,也为钢材存货消耗提供了动力。不过,受资金紧张、盈利能力倒逼、环保措施实施及供给侧改革影响的钢铁行业,面临着去产能的问题。而这,导致铁矿石需求进一步萎缩。为此,笔者判断:建筑用钢、板卷类钢材经历过需求淡季的调整,在潜在需求投入、库存低位运转以及后续季节性需求来临的共同作用下,下半年仍会出现供需矛盾引发价格上行的机会。

铁矿石需求面临去产能、供给庞大等因素的压制,去产能的程度决定钢材现货价格的高度,也决定铁矿石价格的低点,这其中不会缺少事件性因素。然而,整体的经济走势决定了极端案例发生后,市场将重回各自的运行通道。黑色主流双雄螺纹钢和铁矿石,越往后,价格走势差异越大。

在上述数据、现状、逻辑的基础上,笔者对下半年的操作给出如下参考意见:

其一,市场不缺钱。货币供给在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之间有取舍,不要因为阶段性资金紧张而过分悲观,要看到,为了汇率稳定而选择信贷收缩是有必要的,这不是简单的保汇率、保资产价格的问题,财政政策以及债券市场或积极或稳健的选项,可用的还很多。从实际结果来看,货币供给一直是宽松的,贴现利率不断走低,说明市场上不存在缺钱的问题。问题是,货币选择传统过剩行业投资的意愿降低。不过,一旦利润复苏,资本回流还是很明显的。

其二,贸易商不过度赊欠。现货商很理智地在4—5月选择了低库存运营,这对6—8月的需求淡季是有帮助的。下游资金相对充足,现货商需要注意不过度赊欠,不要给自己的现货供应带来收益不确定性。而完成资金回收后,有必要关注供需现状,实际的供给压力并没有传闻中那么可怕。在各类投资、需求数据保持旺盛的局面下,面对下半年的市场需求,还是要有所准备。原因在于,不在淡季振荡行情中逢低布局,可能在淡季过后,就要面临类似2016年2—4月的尴尬局面。同时,需要注意,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尽量不要受下游的诱惑而签订闭口锁价合同。

对铁矿石现货而言,下半年的生意会更加难做。加之进口价高且量大,而国内价格疲弱,亏损问题会日趋严重。

其三,在期货振荡市中,可逢回调低位布局长线多单,而短线对操作能力有信心的投资者,可以刷一刷1900—2200元/吨区间的螺纹钢单子。其实,有下游订单的贸易商,同样可以逢低介入。期货市场没有涨价毁单一说,平仓获利也不需要苦哈哈一根一根地求人买。当然,这不是调侃,只是劝诫大家要规避两头的敞口风险。对于期货市场最大的卖空群体——钢厂来说,按照目前的期现价格和资金成本,没必要过分在振荡底部还胡乱卖出。无论铁矿石还是螺纹钢,上半年在过低位置卖空并一路持仓,最终割肉平仓,是个血淋淋的教训。

从期货市场资金变化来看,铁矿石卖出压力明显高过螺纹钢,这也是螺纹钢现货较好的折射。强撑外矿指数的要素,是外矿的垄断集中度高与指数的不客观。预计铁矿石在40美元/吨以上运行,上涨过分即可做空。

显示器3C认证

基坑支撑梁切割拆除

安徽天康集团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