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码垛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周文渊龙哥只是官场菜鸟救赎不是一个人能承担尹垦力

发布时间:2019-09-30 14:58:09 阅读: 来源:码垛机厂家

周文渊:龙哥只是官场菜鸟 救赎不是一个人能承担

体坛网评论员周文渊述评 秋高气爽,2010年南非世界杯预选赛正在各大洲如火如荼地进行,惟独中国足球仍然在退赛、盘口的内耗中继续堕落。所谓的后奥运时代已历时2个月,因原一把手谢亚龙 避风头 离岗,中国足协群龙无首无所作为,尤其在战略发展层面上的工作几近停摆。在此背景下,张吉龙行将回归的消息像一针鸡血,引起了几许猜想,又几许期盼。

其实,炒作张吉龙回归之事有点无聊。一方面,老张从来是足协编制内的官员,既然奥运会结束了,不回足协,还能有更好的去处吗?另一方面,中国足球亟需救赎,但这一使命不是老张能够承担的,况且也没有迹象表明这条龙将接替另一条龙(谢亚龙),成为中国足协的新掌门人。

张吉龙人称龙哥,这一昵称本身就是对他的褒奖,不论是业绩还是人品。历数足协上下数十号人,除了已经准点退休的郎效农,还不太有几个人能够获得这种正面评价。像同样为2002年世界杯出线作出重大贡献,目前暂时主持足协日常工作的南勇,在圈内外的声誉只能说毁誉参半;至于当时的NO.1阎世铎,更差不多被定性为中国足球的罪人。

然而客观地说,在过去十数年里,张吉龙能在世界和亚洲足坛长袖善舞,为中国足球做了不少实事、好事,包括传说中的将中国队 抽进 韩日世界杯,固然与他丰富的经验技巧、广泛的人脉资源有关,但最基本的因素还是中国国力迅猛增长所带来的大国效应,以及经过90年代高速发展所形成的巨大足球市场预期。而今,经过阎世铎、谢亚龙两届足协连年穷兵黩武的瞎折腾,职业化改革的成果已然丧失殆尽,相反还在饱尝半吊子改革所结出的苦果。在布拉特、哈曼之流眼里,现时的中国足球既不是不可忽略的重要伙伴,也不是可资大肆扩张、开垦的沃土。

可以断言,即使张吉龙官复原职,重新经略足协外事工作,也不可能再演一举抽进世界杯或临急更改种子队确定规则等神奇一幕。更何况,在业已坍塌的中国足球大厦中,外事只是很小的,非主流的一块。人们对龙哥回归的最大期待,不只是在足球外交舞台上重振雄风,而是主持对已经病入膏肓的中国足球肌体的外科手术,这显然是不可能发生的故事,且不说龙哥是否有此能耐。

张吉龙为中国队历史上第一次进军世界杯决赛圈比赛作出了公认的特殊贡献,但耐人寻味的是,世界杯后龙哥反而失宠了,最终被边缘化,还一退就是五六年。这足以说明,在已经彻底政治化或政客化的足球官场, 上面无人下面无根 的龙哥还是一只菜鸟,连从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谢亚龙,和徒有博导头衔的伪专家杨一民都可以比他活得滋润。简言之,中国足球从来轮不到像张吉龙那样的技术派来 精英治国 ,除非彻底换一种活法。

不幸的是,中国足球换头头易,换头脑难,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一最重要的前提基本上不存在。奥运会前,当足协祭出种种竭泽而渔的荒唐举措力保国奥队时,人们还自我安慰,这只是非常时期的非常措施,后奥运时代,中国足球体制改革可能会有大动作。持这种幻想的人士显然还不太了解中国政治足球的特质,也不太关注这几年中国足球的政策取向。无须论证,从奥运会前南北分区赛的动议,到奥运会后用省市专业队模式接管青少年足球培养的呼吁,都揭示,即使谢亚龙复辟不成功,中国足球仍然会趋向朝鲜化。

在此平台上,张吉龙可以做的事情很少,即使他还有几年前的干劲和能量。

潮白河孔雀城

星月湾

廊坊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