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码垛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宝钢重组宁钢振兴规划后首例并购案落锤

发布时间:2019-09-30 06:44:24 阅读: 来源:码垛机厂家

宝钢重组宁钢 振兴规划后首例并购案落锤

宝钢集团与杭州钢铁集团公司于3 月1日在宁波正式签署了《关于宁波钢铁有限公司的股权收购协议》、《关于宁波钢铁有限公司的合资合同》,作为第一大股东,宝钢与杭钢将重组宁波钢铁

宝钢集团与杭州钢铁集团公司于3 月1日在宁波正式签署了《关于宁波钢铁有限公司的股权收购协议》、《关于宁波钢铁有限公司的合资合同》,作为第一大股东,宝钢与杭钢将重组宁波钢铁。此次协议的签署,挽救了濒临亏损的宁波钢铁;同时也是《钢铁行业调整振兴规划》出台后,具体落实的首例央企并购案;更是首次利用并购贷款政策进行重组的央企整合样本案例。

宝钢受益重组宁钢

此次协议的正式签署,是继宝钢2007年4月重组新疆八一钢铁和2008年6月重组广东钢铁后的又一重大举措,进一步完善了宝钢在其全国战略中的布局。此外,重组宁波钢铁也是《钢铁产业调整振兴规划》中“优化钢铁产业布局与提高集中度”的具体落实。宁波钢铁厂比邻位居国内第二大港的北仑港,厂界西侧就是北仑港铁矿石中转堆场,与此同时,浙江市场对钢铁需求每年高达3000万—4000万吨,而本省自身产量不足1000万吨,因此宁钢将对宝钢带来的不仅仅是运输优势,还有来自市场和产能等多方面的重要帮助。

宁波可谓是钢铁大军的必争之地。难怪曾被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称为“钢铁业发展不可多得的优势选址地点”,殊不知此次宝钢入主宁钢也是圆了宝钢集团的“宁波梦”,据徐乐江透露,凭借资源优势,宁波北仑地区曾是宝钢项目选址时的三大备选地点之一。九十年代初,宝钢还曾考虑在宁波投建现代化“非高炉、短流程”项目,但最终由于各种原因“流产”。宝钢集团此次实际上是完成了其优化全国钢铁布局的重要一步。

徐乐江在宝钢2009年工作会议上明确表示,“宝钢坚持钢铁主业发展的战略不会变,2012年实现8000万吨的战略目标也不会变”。但既便如此,徐乐江也承认,“从目前来看,宝钢在管理8000万吨级企业的能力上还有所欠缺,或者说还不具备”。可见此次收编年产钢能力达到400万吨、远期规划年产能800万吨,注册资本36亿元人民币的宁波钢铁有限公司,使得已经拥有新疆八一钢铁和广东钢铁的宝钢集团距离2012年8000万吨目标又近了一大步。方正证券钢铁行业分析师张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认为,以宝钢集团目前约3000万吨的年产量而言,除去重组宁波钢铁以外,还需加强对省级国资钢铁企业的并购力度,完成年内突破4000万吨产能大关的目标,才可期望达到2012年年产8000万吨的誓言。

另据了解,2008年末,受到金融危机影响,宁钢的经营陷困,杭钢和浙江省国资委就确定了先收购宁钢股权再引进战略投资的决策,由杭钢先从宁钢三家民营股东手中收购了共计56.15%的股权,再以同等价格协议转让给宝钢。至此,宝钢以20亿元的价格得到了前期投资约170亿元的宁波钢铁。不仅如此,宝钢重组宁钢案的落幕,不但从产业结构优化的角度提振宝钢集团自身实力,更在行业扶持政策以及振兴规划齐出之时,创下两个“第一”。

首例规划后并购贷款重组案

虽有宝钢集团“宁波梦”的寄托,更有2012年8000万吨目标的指引,但此次宝钢重组宁钢却一定少不了《钢铁行业调整振兴规划》的政策支撑。《振兴规划》提出,“鼓励中央企业在国内联合重组中发挥先锋作用,钢铁行业力争3年内通过联合重组,形成若干自主创新能力较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特大型企业集团,国内排名前5位的钢铁集团占总产能45%以上。”而宝钢重组宁钢案无论从并购形式或产业布局的角度出发, 都立足于《钢铁行业调整振兴规划》,更成为该振兴规划出台后的重组第一案,与此同时,此案也必将成为接下来一波钢铁业并购重组浪潮的样本模式。

宝钢重组宁钢案的第二个“第一”是,首例享受商业银行并购贷款支持的并购案。2008年12月9日,银监会正式发布《商业银行并购贷款风险管理指引》,允许符合条件的商业银行开办并购贷款业务,满足企业和市场日益增长的合理的并购融资需求。而在宝钢股份公告中,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也公开表示,“此前的振兴规划中,国家对股权收购贷款出台了相关优惠政策,因此宝钢希望走这条路,公司目前已得到多家银行的支持。”记者曾致电传为此次并购提供贷款支持的建设银行,却并未得到回复,宝钢集团也拒绝提供此次并购所需资金的来源。而根据并购贷款政策的相关规定,“并购的资金来源中并购贷款所占比例不应高于50%,且并购贷款期限一般不超过五年。”如果宝钢集团最终获得商业银行并购贷款支持,将“坐收”宁波钢铁成本价以及将近10亿元并购贷款的双重“渔翁之利”,占尽市场环境与行业地位的天时和地利。

并购财税改革受益更广

宝钢重组宁钢案对宝钢、对宁钢甚至我国钢铁行业的重要意义不容置疑,然而业内也存在颇多担心。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袁增霆指出,“并购贷款不仅为商业银行打开了一片广泛的新业务领域,更为处于产能过剩困扰中的产业经济提供了整合资金。但是,并购的成功率及其贷款的安全性,高度依赖于宏观经济与产业经济环境。当前以及未来几年可能陷于衰退的经济环境,一定程度上不利于并购贷款的大规模扩张。”另外,宝钢凭借优良的财务状况以及国资背景,取得并购贷款的支持并不困难,试问如果民营企业间的并购重组,是否也能像宝钢一样受到商业银行的追捧呢?市场前景的不确定性加之民营企业的势单力薄,并购贷款想要发挥其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的重要作用还需进一步完善。方正证券钢铁行业分析师张伟提出,如果政策在企业并购方面实现财税改革,这比并购贷款显得更为有力,且通过并购财税改革收益群体也就不再单单指向央企群体。

另外,张伟认为,我国钢铁行业政策倾向明显,以央企宝钢、武钢、鞍钢为主导的三巨头格局气势逼人。然而吸取鞍钢并购本钢后2006年正式挂牌鞍本集团的经验教训,虽然成立了整合推进委员会,但至今除了财报合并以外,仍然在各自为政,并没有融会贯通在一起。试问钢厂和项目在名义上的重组联合,却不能提高效率和利润,意义何在?然而鞍钢本钢的问题主要体现在,央企国企间税收利益分配的不均。

就此问题,宝钢集团总经理何文波曾表示,宝钢集团在该项目基础上,将在浙江谋求新的投资领域和更大发展。此次合作有助于优化国内钢铁布局和结构调整,推动华东钢铁产业布局。他承诺,“宝钢将把宁钢发展纳入整体发展规划,尤其要发挥宁波港口岸线资源优势,对宁钢管理、原料采购、销售方面进行全方位调整。”我们静待宝钢实现诺言,从根本上并购重组,而不只是表面上的貌合神离。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钢铁行业专家告诉记者,“宁钢原股东建龙集团和复星集团两家民营企业,在其坚守市场原则的并购了天津钢铁集团、吉林铁合金、南京钢铁、海南钢铁后,正在迅速的做大做强;在河北民营钢铁企业间的并购重组也显得更为有力,河北积聚了省内钢铁力量并成立河北钢铁集团,产量位居全国第一。如今,中国的民营钢铁产量已占到了全国总产量的三分之一,难道民营钢厂仅能成为被整合的对象?恰恰相反,这样的企业更应该获得政策层面的大力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