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码垛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华平领衔资本争抢高端医疗市场今日

发布时间:2019-09-17 03:19:27 阅读: 来源:码垛机厂家

华平领衔 资本争抢高端医疗市场

日前,国务院公布的《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中表示,在2020年左右力促健康服务业达到8万亿元的市场规模。以2013年2万亿元为基数,相当于未来6年内健康服务业增长3倍,年均增长26%。

该政策一出,民间资本开始活跃起来,以妇儿医院为代表的高端医疗市场则成为了各路资本争抢的对象。

11月12日,位于北京的美中宜和医疗集团(以下简称“美中宜和”)宣布完成来自美国华平投资集团等机构高达1亿美元的融资。

在此之前的4月,复星医药集团也借2.2亿美元收购一家以色列美容器械公司的机会,大力提升所持美中互利工业公司(以下简称“美中互利”)的股份,目标对准了美中互利旗下高端妇儿医院品牌和睦家医疗集团。

种种迹象表明,妇儿医疗市场正成为各路资本抢滩国内医疗服务领域的重点市场之一。而妇儿医疗市场正因为逐渐形成了高、中、低不同品牌阵营的较为成熟的市场,这也将撼动公立医疗垄断的局面。

资本涌入

“仅仅去年一年,北京就有5家民营妇儿医院成立,使北京私立妇产科医院达到十几家之多,这一年发展速度之快远远超过以往。”一位妇儿医疗领域行业人士对记者表示。

据悉,美中互利1997年在北京开办和睦家医院,以妇产科为突破点,开创了国内高端医疗服务的先河。此后,美中宜和紧随其后,于2006年建立了第一家妇儿医院,从那时到现在的7年中,北京高端妇儿医疗市场形成了两强争霸的局面。

今年原风险投资方大部分退出,美国华平投资集团等几家机构接手,为美中宜和提供近一亿美元的融资。

美中宜和总裁胡澜表示,借助融资带来的优势,美中宜和可以进一步扩张,继在北京的两家医院和在天津去年底开设的医院之后,未来计划在北京海淀、深圳和杭州开设三家分院,将原来的管理经营模式进行复制。

以和睦家和美中宜和为代表的高端医疗品牌收费高昂,一旦运营成功将获利颇丰,而这一点使它们在国内医疗市场上处于醒目的地位,也必然吸引资本的注意。

看到和睦家和美中宜和的成功,各路资本也纷纷涌入,同样瞄准了妇儿医疗这一市场。2011年10月,博生医疗投资公司、鼎晖基金、建银国际基金共同投资1.8亿元兴建了北京和美妇儿医院,跻身高端妇儿医疗市场。而擅长炒作概念和市场运作的各路莆田系资本更不会放过,北京玛丽妇儿医院等就是来自于莆田系的投资。

自从2009年以来,复星医药在纳斯达克二级市场收购美中互利股票,今年又增资和美中互利合资的美中互利医疗有限公司,行业人士估计,累计投入的资金不下3亿美元。

而美中宜和2010年底进行了第一轮融资,联想集团旗下的君联资本等参与了第一轮融资。

投资热潮进一步扩展到儿童医疗市场。仅在北京,近几年中就先后有新世纪儿童医院、八一儿童医院、嫣然基金投资的天使儿童医院等纷纷出现,各自背后都有不同资本方作为支撑。

打破垄断

“医疗投资是一项长期投资,往往需要长达七八年的时间才能真正盈利。”一位行业人士介绍,“和睦家就经历了漫长的亏损期才实现了最终盈利。”

既然医疗投资回收周期长,为什么专做风险投资的华平投资集团会看好这一领域?

“我相信,无论如何,一个好的医疗品牌必然会最终体现出它的经济价值。”华平投资集团董事总经理、亚洲医疗健康行业投资负责人冯岱解释,“而且这次华平动用的是新筹集的112亿美元的全球性基金,这帮助我们在医疗产业上可以进行长期投资。”

冯岱的话体现了医疗高端品牌对资本的诱惑力。来自德勤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医疗服务市场正在保持18%的年均高增长,预计到2015年国内医疗服务市场规模将达到3.16万亿元人民币,远远超过单纯制药业的产业规模。对于这一规模庞大的市场,资本不会不心动,而这一市场上获利最高的,无疑是高端医疗品牌。

但是放眼望去,国内医疗市场上可以被称之为高端的品牌屈指可数。为数不多的几个医疗高端品牌,仅仅出现在妇产科、牙科等少数几个领域,而以妇产科高端阵容最清晰。

“和睦家在国内第一个创造了高端医疗的概念,妇儿领域能形成现在的高端医疗阵营,它功不可没。”一位曾就职于和睦家的民营医院管理人员评价,他表示,1997年时,普通产科挂号才0.5元,和睦家挂号费在500元到1000元之间,当时让国内消费者大吃一惊。

据行业人士介绍,目前和睦家顺产的价格大约6万多元,而如果是剖腹产价格会达到10万到12万元,美中宜和定位低一些,价格是前者的一半。而在这两家之后设立的民营妇儿医院,价格定位依次递减。

与这些高端、中端医疗服务价格相比,公立医院产科价格低廉得多。如果顺产,医保报销部分刨除不算的话,加上灰色开销可能仅需要2000多元。

对于妇产科引领的妇儿医疗服务能首当其冲吸引各路投资,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刘国恩认为,从目前来看,妇产科盈利空间较大,升值服务的空间也比较大。他举例说,妇产科领域服务有很大升值空间,比如可以按照三人间、二人间到单人间不同的服务档次收费,还可以开展比如胎教等等的增值服务。“妇儿医院准入门槛低一些,在社会资本看来经营更灵活一些。”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只有成熟的高端品牌才能吸引大规模的资本投入,而充实的资金加上良好的品牌才有可能吸引国内优秀的医生加入,才能促成医疗资源的流动,从而打破公立医院对医生资源的垄断。“目前看来,妇儿领域的民营高端医疗品牌实力最强,影响力也较大,他们也许能给公立医疗体制的僵局带来改变。”

前路坎坷

目前,各路资本虽然极为关注医疗领域,但是最适于投资的高端品牌很难找,而从头开始创造一个高端品牌更是困难重重。

今年年初,天士力集团完全退出了中韩合资的上海我立德医院,至此,天士力投巨资连续5年打造一家高端医院的努力以失败告终。

2008年,天士力集团和韩国我立德集团合作,各自出资近一亿元人民币组建上海我立德医院。韩国我立德集团是韩国脊柱治疗市场上的一家核心企业,在韩国全国拥有5家连锁医院和一家医学研究所,每年完成2万例手术,在韩国市场占有率超过10%,规模同行业排名第一。

彼时,双方信心满满,意图利用韩方的技术、天士力所掌握的资源打造一所脊柱治疗领域的高端医院。但是4年下来,天士力方知从籍籍无名到打造一家高端医院的艰辛。据接近该项目的人士称,双方在如何对待医保、宣传推广、资金支持等方面都存在较大分歧,最终不得不各自撤出。

“投资方没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是一个主要原因,韩国技术虽然不错,但是中国市场环境复杂,难免水土不服,策略错误就会满盘皆输。”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事实上,打造高端医疗品牌难,除了投资方要具有耐心,要做好忍受5年以上亏损的准备以外,医生资源难以获得也是一个关键因素。2009年新一轮医改进行时就要推进的医生多点执业政策,到现在仍然没有质的进展,深圳卫生厅希望多点执业由医院批准制改为卫生厅备案制的努力也胎死腹中。

“目前国内整体上的医疗高端品牌远远没有形成,即便有也是凤毛麟角,原因在于国有大医院把资源都垄断在手里,尤其是医生资源。”刘国恩说。

而和睦家之所以做成高端医院,不借助国内医疗资源是其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有知情人士称,和睦家成立之初,不仅95%客户来自国外,而且80%以上的医生也来自国外。“即便现在,国外客户比例降到70%,外国医生的比例也在60%。”

“公立医院把最好的地方都给占了,它们的服务还从低端延伸到高端,这是不对的。”刘国恩说。他认为,公立医院的角色就应该是最基础的医疗服务,并非高端医疗服务。“现在政府已经认识到要给医改中公立医院的角色以更清晰的定位。”

在刘国恩看来,刚发布不久的《意见》以及这次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都显示出,在医疗服务上,政府应该做的就是兜底。“所谓兜底,就是政府投资的医院集中于进行基础医疗服务,而把高端的医疗服务市场抛给民营医院去自由竞争。”

熊出没之熊大快跑旧版本

安卓手机安全管家

PPTV网络电视mac版

表白神器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