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垛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码垛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传统水墨与当代水墨图今时

发布时间:2019-09-29 11:25:34 阅读: 来源:码垛机厂家

传统水墨与当代水墨(图)

我常常在想同一个问题,中国的“水墨画”什么是传统?什么又是现代?在当下,谁在坚持传统?谁又在搞当代?是不是看上去“点是点”,“线是线”非常分明的叫做传统;而点线不分,规则不明的就叫当代?

我也坚持认为,一幅作品无论怎么样变,但是总得有个边,总得能让人看懂,欣赏得了才是;而那些只能作展览用,只能馆里藏的就叫现当代?我也是不敢苟同的。

前一段时间,我在组织一次活动时,我把我的想法跟一个画家朋友说了,想不到他比我更加爽快,他说:“阿甘,你不要又犯傻了,你们搞理论的就是这样子,什么‘传统啦’,‘创新啦’,‘当代啦’,见鬼去吧!”说着他指向一幅画说:“你说这是什么东西?我看它什么也不是,你说是狗屁就是狗屁,牛粪就是牛粪,或者什么都不是,随便你去说吧!总之我画它时,没有那么多心理活动,就是随手画下的,随手就叫人拿去裱了。就这么简单,告诉你。”

如果说“当代”,就是一块“牛粪” ,这也倒是个说法。问题是“传统”是什么东西?“传统”是不是已到了孤军奋战的地步了。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中国的美术界,具体点说,就是书画这一块,已真正到了“百花齐放”的地步了。一方面,坚持“传统”的画家,一任在笔墨上讲究章法墨韵;另一方面,扛着“当代”派大旗的,也依然是奋勇前进。他们的贯用手法就是:在宣纸是画个大圆圈,然后点上两个墨块,就是一个人头,题曰:《想你的时候》。但是,我看后无论如何联想不出,想你怎么成这副面目了。这种“墨宝”买回去,能挂起来吗?不过谁又这样子傻呢?

还记得有次是双休日,带孩子去看一个画家的画展。想不到我一向胆大的孩子,在画展上,拽着我的手竟然是胆战心惊的,最后被吓得嚎淘大哭,掉头就跑。等我在回过神来,不禁感慨到,这些“猪头马脑袋”,“群魔乱舞”的样子确实是够吓人的。

如果,这也是艺术的话,那么他已走入了死胡同,我以为。

这些所谓的艺术,都能把我一向阳光的孩子,吓得魂不附体,也确实见其功力了。自那以后,只要我的孩子不听话,我就以带他看画展来“吓唬”他。而他也是的,只一听到画展,也就老实多了。其实,我是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当代”艺术,能有这种功能的。我知道这样子做,对艺术不公,对孩子不好,但是关键时刻,只好出其下策,拿“当代”艺术,来震一震孩子的野性了。

“传统”与“当代”,是与生俱来的,是一母同胞下的兄弟。生活中的兄弟,有内向就有外向,有高个子就有矮个子;想来作为艺术也是如此吧?古往今来,艺术界这种现象,也一直是并存的。玩“深沉”的、玩“当代”的、玩“捉迷藏”的,是各持己见,精彩丛生。

当然艺术贵在原创,但是传统亦是瑰宝。作为一个凡人,“传统”的东西是中国画的基石,笔墨是基础;“当代”是创意,以“新奇”取胜于无谓。

至少,我的书房不会挂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但一定是“无副作用”的墨宝,无论名家。它会让我在一天劳顿之后,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静心、静观,神态自若地享受生活,这或许就是一个凡人的全部心思了。令我高兴的是,马蒂斯也说过同样的话:

“我所梦想的是一种协调、纯粹而又宁静的艺术,它避开了令人烦恼和沮丧的题材,它对心灵起着一种抚慰的作用,就像一个舒适的安乐椅那样,使疲惫的身体得到休息”。 其实,人心是一样的。

哎:“传统”与“当代”,干卿何事。

仲敬干2011年6月2日二稿于三象画廊

冬季果园农药应用技术大苞姜属

大蒜种植蒜种要如何处理貉藻

甘蓝菜种植秋季怎么种植甘蓝菜小花缬草

2016行走的力量启动荣耀品牌携手陈坤再度同行曾黎